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原创 郎世宁所绘《乾隆大阅戎装骑马像》为什么被会段

发布日期:2020-09-13 06:5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这次于南海子晾鹰台举行的大阅之典,佶闲骝被乾隆皇帝定为首选坐骑,所以才被郎世宁画在《乾隆大阅戎装骑马像》中,也让后人在目睹乾隆皇帝威武尊容的同时,看到了佶闲骝的骠勇雄姿。

郎世宁画马最是闻名,被乾隆皇帝赞誉胜过宋代画马名师李公麟。他在《题郎世宁画马》诗中写道:“伯乐今难遇,谁宫冀北群?横风嘶逸韵,意气欲凌云。”在《乾隆大阅戎装骑马像》中,郎世宁所画的乾隆坐骑宝马佶闲骝更是活灵活现,骠勇雄健。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由清宫廷画师、意大利人郎世宁绘制的《乾隆大阅戎装骑马像》。此图长322.5厘米,宽232厘米,描绘了乾隆二十三年(1758)清高宗乾隆皇帝于南苑(南海子)晾鹰台举行即位以来第二次大阅盛典时的情景。它极为逼真地再现了乾隆皇帝戎装裹身、披甲戴盔、跨马佩箭,威武英姿的一代帝王形象。无论从构图、透视、色彩上都带有浓厚的欧洲绘画风格,同时又带有明显的中国画特色,堪称中西合璧之佳作。该画人体透视比例准确,色彩厚重鲜明,技法质感细腻,对乾隆皇帝面部表情刻画得生动传神,对铠甲绘制得惟妙惟肖,对骏马的描绘更是栩栩如生,是当时还未发明照相技术时所记录的一代帝王的真实写照,为我们留下了极为珍贵、不可替代的历史形象资料。

据史料记载,乾隆二十年(1755)至乾隆二十三年(1758),清廷曾先后三次出师伊犁征讨平叛准噶尔部叛乱。经过武征文讨,终迫使西域诸藩首领归诚大清。乾隆皇帝闻报后十分欣喜,当年秋天便邀请布鲁特等使臣一行来京觐见以示恩宠。布鲁特使臣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九月先至塞外木兰围场,受到乾隆皇帝的热情接待。十月初五,乾隆皇帝在南苑(南海子)晾鹰台举行其即位后第二次阅武大典,特邀布鲁特使臣一行前来观看。大阅前,乾隆皇帝还在苑内猎场进行了行围狩猎活动,邀请布鲁特使臣一行随猎。为了展示大清王朝的国盛军威,乾隆皇帝把这次阅武大典办得极为威武壮观,使布鲁特使臣一行在晾鹰台观礼后,个个“面带惊异,为之骇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乾隆皇帝命郎世宁等宫廷画师,满堂红高手之家234400,亲临南海子现场观摩,才绘出了这幅《乾隆大阅戎装骑马像》。据《清高宗实录》记载,郎世宁等宫廷画师早已于大阅前二十天,就奉旨做好绘制此画的准备事宜了。

《乾隆大阅戎装骑马像》自绘制完成以后,一直被挂在新衙门行宫后殿屏?间。直到1912年,时任陆军总长的皖系军阀段祺瑞来视察一支驻扎在新衙门行宫的部队时,发现了这幅《乾隆大阅戎装骑马像》,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当时正值军阀混战的动乱之时,南海子皇家苑囿内的行宫寺庙已无力管理。段祺瑞意识到此幅画有被毁坏的危险,立即派人揭裱下来带回京城,交还给了刚宣布退位仍住在紫禁城中的满清小朝廷,这才使该画成为今天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件弥足珍贵的国宝。

郎世宁于康熙五十四年(1715)以传教士身份远涉重洋从意大利来到中国,即被重视西洋技艺的康熙皇帝召入宫中。从此,他开始了长达五十多年的宫廷画师生涯。郎世宁在绘画创作中,融中西技法为一体,形成精细逼真的效果,深受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皇帝的赏识与器重。郎世宁在《乾隆大阅戎装骑马像》中对乾隆皇帝所着盔甲描绘的细致入微,有很强的金属质感。据说与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乾隆皇帝当时大阅所穿甲胄实物相比,无论格式、色彩、透视、质感,都相差无几。郎世宁对乾隆皇帝的面目表情也刻画得生动传神。当时乾隆皇帝正值英年四十七岁,在画卷中英姿勃发,精神抖擞,神气十足。乾隆皇帝对此画非常满意,命人装裱后挂新衙门行宫后殿屏?间。有趣的是,乾隆四十七年(1782),已七十二岁高龄的乾隆皇帝又一次游幸南海子驻跸新衙门行宫。他站在二十四年前自己的画像面前仔细端详,几乎认不出画中的自己。他手捋银须,感慨万千。正如他当时所作《新衙门行宫杂咏书怀》诗中所写:“大阅戊寅画像斯,据鞍英俊俨须眉。而今下马入斋者,白发相看疑是谁。”

原标题:郎世宁所绘《乾隆大阅戎装骑马像》为什么被会段祺瑞发现

史料记载,宝马佶闲骝是时任定边将军博尔济吉特?班第敬献给乾隆皇帝的。从画卷上看,佶闲骝体身剽悍,气宇轩昂。其头及胸部毛色枣红,背部和四条小腿雪白,马尾上为雪白下为枣红,目光炯炯有神,灼灼放光。乾隆得佶闲骝后曾于乾隆二十年(1755)三月在南海子行围时初次试骑,结果这一次射猎收获颇丰,“是日凡射八兔”,使乾隆皇帝兴奋不已。从此,乾隆皇帝凡是出京巡视,行围狩猎,常骑乘得意宝马佶闲骝。他曾至少四次赋诗咏赞佶闲骝,其中在《佶闲骝歌》诗中写道:“骥不称力称其德,佶闲骝者德力全。”“今春小试南海子,惊?蹙毙无劳鞭。”